想要进年级前十的零时

杂食号。

什么都有。

【邦信】妄想症(02)














我的灵魂迫使我无法放手。


<<


刘邦的婚礼定在十二月三十一号,在这之前他喜滋滋地给高中同学发了请柬,又翻着通讯录一个不漏地call了一遍。发黄的纸页记录着青涩的点滴,刘邦在看到“韩信”两个字时迟疑了一下。他最终还是按下了拨打键。

电话却意外地接通了。

不是吧!刘邦在心里逼逼,大白天还能闹鬼?他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坐时光机回到五年前再看一遍韩信被处死的新闻。

“...喂?”熟悉又带着嘶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就像划破了的老唱片一样吱吱呀呀。

一阵尴尬的沉默。

“一定要来啊你...咱们都几年没见了...”刘邦喉咙发紧,用着几乎棒读的音调回复那人的话,白衬衫贴在他的背上,被冷汗湿透。

“...嗯。”

那边简短地回答了一声,挂了电话。听筒里的忙音仍然没有结束。

刘邦呆立了一会儿,从木质的抽屉里翻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略显稚嫩的脸上挂着一抹微笑,过长的淡紫长发用一根红色的发绳绑在脑后,被搂着的少年却被黑色马克笔涂去了脸,隐隐约约在墨迹后飘出了一丝红色长发。

刘邦最终还是点燃了火柴,跳动的火苗将纸一点点吞噬,最终成为灰烬。他猛地关上抽屉,没注意到什么东西被卡在了里面。

那是一条红色的发绳。


<<


韩信握着手机沉默良久。

他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男人,抿了抿薄唇。男人耸耸肩,暖黄的灯光为他淡紫色的短发镀上一层金光。

“我爱你。”

男人盯着韩信,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爱你。”

我知道、我知道。

“刘季。”






TBC.

钟情妄想:钟情妄想是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一种,最早由心理学大师弗洛依德发现命名。钟情妄想常源于病人对爱情的错误感知。患有钟情妄想的病人对于自己被人暗恋有着异常坚定的信念,并借此对对方进行纠缠,即使遭到拒绝也不会认为自己的想法有错误,而会将之理解为对方在考验自己的爱情忠诚度。钟情妄想患者所表现的低级意向是精神症患者的脱抑反应,是一种完全异于常人的病态,只有通过正规的精神分裂药物治疗才能够让患者的症状得到缓解。这时患者才会如梦方醒般认识到,事实真相竟然是“原来他不爱我”。


我会按照人物性格稍加修改,有ooc可以提出,有错误也可以提出。

【邦信】妄想症(01)












当黎明降临的时候,我给你自由。


<<


韩信被粗暴地扔进笼子里,他的伤口鲜血泊泊,暗红的长发黏着血块和汗渍搭在皱巴巴的衣服上,他吃力地撑着胳膊从地上爬起来,无力地望着阴暗潮湿的监狱。

就如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他烦躁地扯了扯长发,头皮传来一阵痛意才让他意识到自己还继续苟活在世上。撕了一块衣料草草地包扎了伤口,血水仍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你也被关在这里吗?”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韩信一跳,熟悉感迫使韩信转过头。

暗红色的碎发投下阴影,又长又乱的刘海遮住了那人的脸,韩信看着那人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

“你想出去吗?”

“我可以帮你。”

帮我?韩信好笑地摇头,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掌控,在这儿说什么大话?

你不是想要自由吗?

那人指指自己,又指指那与韩信无比相似的暗红长发。

“没人会发现的。”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

那人将手指移到了心口。

“我替你去死。”


<<


韩信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那个与自己有着一模一样脸的人,真的替他去死了。韩信茫然地看了看自己胸口上磨损的编号牌。

枪声响起,没有惨叫,韩信清楚地看见木门后面渗出了一滩血。

韩信颤着手指抓着铁栏杆,眩晕一波又一波冲击着他的大脑,耳朵里充斥着的轰鸣声让安静的世界彻底寂寥。

寂寥到他听不见那一卷决定命运的纸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韩重言……刑...释放....”

当第一束阳光照进泥塘,韩信看着倒影,却觉得异常陌生。

空气中充斥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混杂着血腥的咸湿味。

你自由了。声音回响在韩信脑海里。


替我活下去。



TBC.

这篇....我要重新构思_(:з」∠)_

@四坏少年凌晨。 
微信敲你不理我就跑来lof找你了x
答应给你的宝石主题x
后五张是过程x

【邦信】There is a gay!

*漫展出没注意
兄弟设定注意
刘邦x韩信
刘季x韩重言注意

*久违的段子,依旧文笔渣到爆
*很短

@四坏少年凌晨。 愚人节欠你的邦信,我还记着(你还有脸说







Part.1

“哥,有时候我真佩服你。”

韩重言委委屈屈地看了韩信一眼,罪魁祸首却丝毫没有自觉地抱着手机刷cpp,末了还抬起头朝韩重言摆了个欠揍的微笑。

韩重言抬腿就想朝那张脸踹过去,自己被拖过来拎包不说,还得给自家哥哥掏钱买本刊,来来回回的路费韩重言也被迫报销了一大半。

这么想着,韩重言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痛心疾首地抱紧了小钱包。

“嘿,干嘛摆出一副吔了屎的表情,今天没有那个变态主编在应该很高兴才对。”

“您还是想好回去怎么死吧。”



Part.2

“我以为你会安分地在工作室赶稿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不偏不倚地搭在韩信肩上,熟悉的声音让韩信的心凉了半截。

他深吸一口气,有深呼一口气,猛地转过身抓住张良的肩膀:“我韩信!我就是饿死!死外边!从场馆二楼跳下去!也绝不会跟你回去赶稿的!!!”

“哦,那还真是遗憾,”张良一脸冷漠地推了推单片眼镜,“本来我想如果你勤奋一点下一次cp我给你报销的。”

“......”

“看来你对这个不感兴趣啊。”张良抬脚就要回摊位。

“......”

“当然,你现场画小料也不是不可以。”

“爸爸!!!你等等我!”

“哥,你改圈名吧,国士无双配不上你。”

“你第一天认识你哥哦。”




Part.3

“邦仔啊,你看看,啊,你找的人,多么的不守时!”刘季鼓着腮帮子嚼着瓜子,模样更像一只未饱食的仓鼠。

“急啥,”刘邦看了看腕表,“听子房说,这次的太太是你挺喜欢的那个国士无双。”

“当然,他是我的。”末了刘邦不紧不慢地补充了一句。

“爆炸吧我亲爱的弟弟。”

时间在俩兄弟的东拉西扯中慢慢流去,基本免疫了刘季的不要脸的刘邦眼尖的认出了那一头显眼的红发。

“久等了。”张良朝他俩挥了挥手。

“刘邦!我天,你怎么也在?”韩信终于不淡定了,他猛地从张良背后探出了脑袋,在上下打量着刘邦确定自己没认错人以后,他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嘿,亲爱的,别这样。”刘邦耸耸肩,伸手就要去捞人。

觉得自己没法融入其中的刘季拉过落在队尾的韩重言:“那你们聊,我借一下这位小姐姐。”

刘邦神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喂。”

俩人默不作声地走了一段路以后,一直没开口的韩重言率先打破沉默。

连带着刘季的世界观。

“谁告诉你我是小姐姐的?”



Part.4

此处应有表情包,但我实在没找到合适的。